美国吸引最多家庭的城市

婴儿潮城市:美国吸引最多家庭的城市

随着美国经济逐渐复苏,出生率可能也会有所上升:2013年美国出生的婴儿人数增加了4,700人,从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年度增长。与此同时,经济大萧条后急剧减少的新组建家庭数量也开始回升,今年6月新组建的家庭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0万户。

这在独户住宅建设、劳动力供应和消费者需求等领域对经济产生了强大的影响。

就城市而言,适宜组建家庭可能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因素,因为大量的千禧一代开始步入30岁,这是养育孩子的主要年龄。为了确定美国有哪些地区的新家庭组建速度最快,我们请来了人口统计学家温德尔·考克斯(Wendell Cox)。他对美国52个最大的都市统计区从2000年以来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变化数据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我们选择这个年龄段进行分析,是因为这也包括了父母往往因为学校质量、住房成本和长期经济安全等问题而搬家的时期。初学走路的儿童在小公寓里也能过得很好,但是等到儿童上学的年龄,或者如果父母决定养育第二个或第三个孩子,很多父母对于住在什么地方就会被迫做出通常艰难但长期的选择。

以下公布前十名吸引最多家庭城市具体数据:

1第1名:北卡罗来纳州罗利(Raleigh, N.C.)大都市统计区
2000年-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增长幅度:55.7%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177,886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14.6%
2第2名:德克萨斯州奥斯汀(Austin, Texas)
2000年-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增长幅度:49.3%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261,199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13.9%
3第3名:拉斯维加斯(Las Vegas)
2000年-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增长幅度:39.0%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275,663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13.6%
4第4名: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Charlotte, N.C.)
2000年-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增长幅度:32.9%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331,956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14.2%
5第5名:亚利桑那州凤凰城(Phoenix, Ariz.)
2000年-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增长幅度:29.3%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633,123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占总人口的
6第6名:得克萨斯州达拉斯-沃斯堡(Dallas-Ft. Worth, Texas)
2000年-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增长幅度:28.2%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105万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15.4%
7第7名:佐治亚州亚特兰大(Atlanta, Ga.)
2000年-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增长幅度:26.1%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808,811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14.6%
8第8名:得克萨斯州休斯敦(Houston, Texas)
2000年-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增长幅度:25.8%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965,259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15.3%
9第9名:田纳西州纳什维尔(Nashville, Tenn.)
2000年-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增长幅度:22.7%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237,119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13.5%
10第10名:佛罗里达州奥兰多(Orlando, Fla.)
2000年-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增长幅度:22.6%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288,091
2013年5岁至14岁儿童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12.7%

婴儿潮城市

几乎所有从2000年到2013年出现最强劲家庭数量增长的都市区都是郊区,生活成本合理,位于美国南部和西部山区。如果这些城市还有强大的经济实力,比如排名首位的北卡罗来纳州罗利(Raleigh),就会更具吸引力。与大规模净迁入人口相呼应的是,罗利都市统计区5岁至14岁的儿童人口从2000年到2013年增加了63,600人,增幅为55.7%。就这个年龄段而言,这个数字大约相当于全美0.5%增长速度的10倍。

保障性住房和经济增长的有利条件,帮助得克萨斯州奥斯汀(Austin)在榜单上排名第2位,当地2013年的儿童人口比2000年增加了86,200人,增幅为49.3%,这也是排名第四位的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Charlotte)的上榜原因,这座城市同期的儿童人口增加了82,100人,增幅为32.9%。

在我们的排行榜上,几个排名靠前的都市区都是房地产泡沫热点地区,在过去十年的前半阶段经历了快速的人口增长,但是此后在经济衰退期间停滞不前。从2000年到2010年,排名第3位的拉斯维加斯(Las Vegas)5岁至14岁的儿童人口增长了35%。从2010年以来,这座城市的儿童人口以2.3%的速度小幅增长。我们也可以在排名第5的凤凰城(Phoenix)观察到类似的增长模式。

在我们榜单上排名前十位的大多数都市区中,我们分析这个年龄段的儿童人口占总人口的14%以上,相比之下全美平均水平为13%。儿童人口比例最高的城市是排名第12位的盐湖城(Salt Lake City),当地16.2%的居民是5岁至14岁的儿童。

巨大的美国儿童沙漠

自2000年以来,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最大降幅几乎都出现在沿海的大都市中心,以洛杉矶为首,这座城市在我们榜单的52个城市中排名第46位,当地的儿童人口从2000年以来减少了303,000人,降幅15.3%。在排名第40位的纽约都市区,5岁至14岁的儿童人口减少了238,000人。

单凭经济学原理并不能解释这一点。其中有些都市区,尤其是纽约和波士顿(排名第38位,儿童人口减少8%),在经济大萧条后表现得相当不错。不过,在吸引家庭方面,这些城市的表现只是略好于我们榜单底部(通常)深受重创的都市区——布法罗(Buffalo)、纽约州罗切斯特(Rochester)、匹兹堡(Pittsburgh)和底特律(Detroit)。(实际上,新奥尔良的排名低于布法罗,位列倒数第一,不过这是卡特里娜飓风导致人口外迁的结果。)

那么,为什么其他方面繁荣发展的地区会失去家庭的青睐?一个可能的解释也许来自文化因素和政治因素。正如奥地利人口统计学家沃尔夫冈·卢茨(Wolfgang Lutz)指出的那样,一个日益少子化的社会创造了一种“自我强化机制”,这个机制让无子女、单身和独生子女的家庭日益占据主导地位。这种现象在日本、东亚许多地区和欧洲的大部分地区进一步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公民优先考虑的事项通常侧重成人的文化设施,而不是对家庭来说更为重要的公园和学校等设施。许多日益少子化的地区也通常支持密度导向型的土地使用政策,导致可负担价格住房的减少。

当然,媒体上关于有孩子的家庭正在返回人口密集城市和生活成本昂贵地区的新闻屡见不鲜。事实上,这并不符合统计数字的结果。在儿童人口比例最低的十大都市区中,有纽约、波士顿和旧金山-奥克兰(San Francisco-Oakland),这些城市5岁至14岁的儿童人口比例为11.5%,除匹兹堡(10.8%)外是全国最低的水平。

这些城市都有相同的高房价,尤其是单户住宅,导致养育儿童的家庭外迁。在全美范围内,2010年人口普查中儿童人口的最大降幅出现在都市核心区和昂贵都市区的邻近郊区,而儿童人口的净增长几乎完全出现在距离更远的郊区。在洛杉矶,中心城区和老城区的儿童人口大幅降低,而几乎所有的家庭增长都出现在内陆帝国(Inland Empire)、欧文(Irvine)、安蒂洛普谷(Antelope Valley)和瓦伦西亚(Valencia)等郊区。

不同的鸿沟?

很多人都撰文介绍了各种各样的鸿沟——政治、种族、文化、宗教——对这个国家造成的困扰。组建家庭中的地理现象则形成了另一道鸿沟。在美国的某些地区,家庭数量似乎在迅速增长,尤其是东南部和西部山区。在其他地区,主要是沿海的加利福尼亚州和东北部,家庭数量似乎变得越来越少。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相当于“红色州”(译注:共和党支持者占多数的州)和“蓝色州”的鸿沟,但情况不完全如此。有些蓝色地区也出现了5岁至14岁儿童人口的增长,最引人注目的是排名第二位的奥斯汀,尽管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得克萨斯州蓬勃发展的经济和自由的土地管制,尤其是在新兴的郊区地带。其他只有三个城市进入我们榜单的前20位:排名第13位的丹佛、排名第17位的大华盛顿地区和排名第20位的俄勒冈州波特兰。位于华盛顿的政府带动了就业增长,这无疑是个有利因素。丹佛和波特兰超过90%的地区是郊区和远郊,相比旧金山湾区、洛杉矶和纽约来说,这里的住房相对便宜。

不仅是政治因素,经济情况和负担能力的相互作用也影响了家庭迁移。就以排名第33位的旧金山-奥克兰为例,过去五年当地的经济发展强劲,但是居高不下的房价也放缓了家庭的增长速度。从2000年以来,这个都市区年龄在5岁至14岁的儿童人口减少了2.7%。最近的房地产调查显示,100万美元的资金在旧金山只能购买1,500平方英尺的房产,在波士顿能购买2,000平方英尺的房产,在华盛顿能购买2,198平方英尺的房产,在纽约或洛杉矶能购买2,300平方英尺的房产。相比之下,这笔钱在休斯顿能购买超过1万平方英尺的房产,而在罗利能购买8,850平方英尺的房产。

也许更重要的是,高房价也让人们迁入理想的地区——尤其是有好学校的地区——非常困难。在洛杉矶这样的核心城市,通常只有最富裕的地区才有可靠的优质公立学校。在美国的其他地区,你能够以不到2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一座漂亮的住宅,居住在优质学校的附近。除非生活成本更昂贵的城市地区能够增加他们的教育选择,许多家庭将继续到其他地区寻找重要的有利条件,包括负担得起的住房和为他们的子女提供良好的教育。

最终,这些都市区尽管受到媒体的青睐,依然将面临那些能够更好吸引年轻家庭的城市日益激烈的竞争。即使最时髦的人最终也会长大成人、组建家庭、购买房屋,渴望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相比日益少子化的竞争对手,那些能够吸引年轻家庭的城市将为他们提供几个有利条件:日渐增多的成年劳动力、不断扩大的消费市场以及对本地建筑行业的拉动。如果说人口决定命运的话,没有比这个更贴切的案例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