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危机,每个人都逃不过的坎儿

1.

最近在追《小欢喜》。里面所有的人物,都那么真实典型。

黄磊饰演的方圆因为被裁员,不敢告诉孩子失业,每天拎包出去溜达。与朋友一起喝酒吐槽,恰逢金庸老先生逝去,压抑的情绪一下子就发泄了出来。坐在家门外的走廊上抱着妻子大哭,说自己本来想做金庸笔下的大侠,杨过当不了、做郭靖总可以,没想到最后却成了岳不群。他泣不成声:“要是搁着康庄大道谁不想走,谁想走这旁门左道。切一刀多疼啊……”

妻子在办公室政治中落了下风,被下属顶替了位置,后来,更因为遭遇上司性骚扰,也辞了工,待业在家。长辈也不省心,中了传销的圈套。两夫妻被迫卖了房,帮爸妈还债。意外有了二胎,却因为经济问题,犹豫要不要去做手术。

另一个官员家庭,因孩子的问题,先生没有被提常委,妻子被诊断出癌症,一下子,天似乎就要塌了。

唯一一个还算好的家庭,只有些情感上的纠葛。原因却是早年买了好几套学区房,每月稳稳的被动收入。

看完,觉得《小欢喜》真是一套特别好的理财教育电视剧。

 2.

前些年,很少想到“中年危机”这个词。可能那时候自己还年轻,觉得这些都离得很远。总觉得,只要认认真真工作,诚诚恳恳做人,这种坏事,就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就算在电视剧里看到、文章中读到,也只觉得是媒体人为了抢眼球而设计的戏剧张力。就如我自己在《高财商孩子养成记》里写的阿杰的故事一样。

这两个月闲了下来,陪爸妈聊天,说起旧事,才醒觉,原来“中年危机”事件,一直都在周边发生。只是自己,如电视剧中的孩子们,被保护得太好,没有承受到那份压力,所以,印象不深刻罢了。

高一的时候,一个宿舍住十个同学,其中就有两位同学的母亲或父亲因病或其他原因去世。

周围邻居也多有因为下岗、生意失败等等家道中落的。就是我自己家,高二那年,爸爸的工厂破产。后来,我考取了南京大学,爸爸送我去报到的时候,还问人借了5000元路费。

就是在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手机新闻还跳出来了一条新闻——9月23日,38岁的华人工程师,因被脸书裁员,从美国硅谷脸书总部大楼跳楼身亡。据说,这位工程师是曾经的状元、浙大本科,南加州硕士。

“中年危机”,离我们远吗?一点都不远。

我们下意识地忽略掉了那些遇到挫折失败了的人,只记得光芒闪耀的个体。这也是一种“幸存者偏见”。所以,我们常常以为,那些“中年危机”的事情,只是少数,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因而,对危机的发生,疏于防范。

 3. 

如今,经济下行压力大,中小企业经营不善,屡见不鲜。在这样的背景下,与年轻人相比,中年人无论是体力、精力、还是接受新事物的能力都相差很多,被裁员也属平常。

看到有个公众号上写“中年人,要懂得认怂”,“调整心态,降低期望值,坦然面对命运给予自己的苦涩,这是每个人的必修课。”

不,我不同意。我坚信“我命,由我不由天”。解决问题的关键,不是“降低期望值”,而是应该“尽早为危机做好准备”。

什么时候是“尽早”?现在、此刻、当下,就是“尽早”。

一个人、一家企业、一个行业、一座城市、一个国家,都有周期。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物壮则老,规律使然。

我们应该在盛时播下不衰的种子,而不是等到没有食物了,才想起来开始耕种。

除了生死无大事。跳楼,要有多大的勇气?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了,肯定不会出此下策,让白发人送黑发人,让未亡人带着孩子独自面对前路的艰难。但凡有被动收入,可以维持生存,就有余力和时间去找到新的路。

工资收入,在踏入社会初期,非常重要。但开始有积蓄的第一时间,哪怕每个月的积蓄只有几百上千,就要想着搭建被动收入体系,这样才能在今后掌握主动权。

一个家庭如是,一家企业也是如此。创业初期,努力经营主业,赚更多的钱。企业成熟以后,应该从资产配置的角度考虑适当多元化,这样基业才能长青。

 4.

读《一个投资家的20年》,里面讲到两个在男孩子的故事,特别触动,与大家分享:

一个28岁的青岛小伙儿,移居加拿大,在餐厅做服务生,每月2000加元的现金收入(约1.6万人民币),花300加元/月租房住。

8年前移居加拿大时,因为喜欢,花了5万加元买一辆摩托车(约26.8万人民币,在加拿大可买一辆奔驰),转手再卖时,损失了60%。

一来二去,虽然如今收入不错,却也没什么资产积蓄。

如果8年前,这5万用作首付买一套25万加元的公寓,这8年升值,就可以让净资产增加50万,也不用年复一年租房住。

单单这一个决策就让他错失了稳定的基础。你或许认为自己现在还年轻,不用太早去为“中年危机”规划,但再过8年,你还年轻嘛?

另外一个男孩子,从外地去北京读研究生。用仅有的10万多元,在2006年投资资本市场,2007年年底全部变现,2008年初买了一套房,2009年年初抵押部分资金再投资。

研究生毕业,在找到稳定工作之时,就已经拥有了百万资产,而且被动收入远远多于刚入职的主动收入。

作者这么写:“从初到异地,到安居乐业,走在通往财务自由的大道上,心中充满的一定是安定与踏实。”

或许你会说,那研究生的运气太好了,2006-2007年恰逢牛市,房子也还没有涨得很夸张。但是,如果你没有尽早为自己多铺几条被动收入的意识,没有主动去学习投资知识的努力,没有勇于行动的魄力,你在那个时候也抓不住这么好的运气

 5.

薛兆丰老师在讲“基尼系数和收入分配”的时候,讲到:

“有很多人喜欢说,今天富人跟穷人之间的差距,比以前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拉大了。当人们这么说的时候,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今天的富人可不是昨天的富人。每一个收入阶层里面的人是在改变的,收入阶层之间的人是流动的。”

在任何一个时间点,人与人之间的收入都是有差距的。今天的你,或许比别人要差。但是,我们要有终身收入的概念。人们真正追求的是终身收入的最大化,而不是刹那收入的最大化。

即便一开始两个年青人收入差距不大,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因为有没有主动去学习成长,有没有搭建被动收入体系,未来的“终身收入”会越拉越大。

我们的人生故事,我们自己写就,大家都还在路上。没有开始的人,现在就行动起来。已经在路上的,多思考多学习多行动。预祝大家都能跳过中年危机这道坎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