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和生活中的逆向思考

最近香港事多,朋友们纷纷发来问候。更有位女友,时不时问一下:“艾玛,是否安好?”

回老家这段时间,大家坐下来询问的,也都是香港的近况。

观察近期香港民众的行为,非常值得反思。

著名的社会心理学家勒庞,在124年前,观察法国大革命中的群众行为之后,撰写了一本传世之作《乌合之众》。

里面的很多话都非常有洞见,贴出来与大家一观:

“群体表现出来的感情不管是好是坏,其突出的特点就是极为简单而夸张。在这方面,就像许多其他方面一样,群体中的个人类似于原始人,因为他不能作出细致的区分,他把事情视为一个整体,看不到它们的中间过渡状态。”

““孤立的个人很清楚,在孤身一人时,他不能焚烧宫殿或洗劫商店,即使受到这样做的诱惑,他也很容易抵制这种诱惑。但是在成为群体的一员时,他就会意识到人数赋予他的力量,这足以让他生出杀人劫掠的念头,并且会立刻屈从于这种诱惑。出乎预料的障碍会被狂暴地摧毁。

群体不善推理,却急于行动。它们目前的组织赋予它们巨大的力量。我们目睹其诞生的那些教条,很快也会具有旧式教条的威力,也就是说,不容讨论的专横武断的力量。群众的神权就要取代国王的神权了。”

““群体中的个人不但在行动上和他本人有着本质的区别,甚至在完全失去独立性之前,他的思想和感情就已经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是如此深刻,它可以让一个守财奴变得挥霍无度,把怀疑论者改造成信徒,把老实人变成罪犯,把懦夫变成豪杰。”

今天的香港的民众们,尽管大部分人对“民主”这个词一知半解,或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但对这个词的信仰,犹如宗教一样,仿佛只要得到了这个词,一切现有的问题就能解决,人们就会通向恒久幸福。

在这个词的号召下,民众们退化成了思维简单、想法极端、情绪暴躁的一群人。在少数人的怂恿下,民众毫不犹豫地做出了众多骇人听闻的暴行,而且不以为耻,不以为过。让局外人吃惊、不解、痛心。

在投资上,群体同样会带来破坏性的效果。

“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最重要的原因也是这群体性。

在股票市场上,虽然没有人的实体聚集在一起,但股价的上下波动牵动着成千上万人的心。

看看那些股票论坛上的各种留言,不就符合勒庞教授说的那些群体特征吗?——“极为简单而夸张,看不到中间过渡状态”。

每天,投资人都自觉不自觉地接收到大量的信息,但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无意义甚至有害的。

要在众多的信息、铺天盖地的情绪化言论中,依旧保持理智和清醒,非常不容易。这也决定了为什么股市是一个“韭菜收割机”了。

如果不学会远离这些噪音,就很容易成为“乌合之众”中的一员。

为什么那些投资大佬们要搬离闹市,转去清静的小地方,为的也是让心性更加清净,精神能够更加专注,从而更容易摆脱群体的影响,找到市场定价的错误。

短期来说,逆向投资是有很大风险的,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等来转折点。但从更长的时间周期来看,逆向思维确实能够帮助投资人更好地规避风险和发现机会

那么,怎么样才能在群体中,依旧保持理性和独立的判断呢?

首先,坚持学习如果你脑子空空,里面什么也没有,自然没办法“独立”,只能别人告诉你什么,就接受什么。只有建立了正确的投资价值观,掌握了企业价值分析的方法论,理解了市场定价的内在特质和规律,才有了独立思考的基础。

对香港的现状也一样,你如果不了解英国殖民的历史、不了解回归后香港经济民生的变化,不了解两边法律和政体的不同,就很难对近期的纷乱有一个理性的认识。

其次,凡事避免极端化我一直都特别推崇中庸之道。古语有云:“话到极处理自偏”。不管多好的理念,多棒的投资方法,都只适合一部分情境。但凡把一种投资方法神化了,那肯定就是错的。我喜欢的价值投资理念很好,但也有局限。

当任何问题都成了政府的问题,成了体制的问题,当“民主”成了治百病的万能药,当只有满足一方提出的任何条件,没有转圜余地,没有中间方案的时候,这就是极端。

第三,远离噪音。不要每天盯着股价,股价一涨就欢欣鼓舞,股价一跌就一无是处。多学习市场定价及运行规律,分清楚是市场短期波动,还是长期走势,了解两者的不同推动因素。依靠规则来强制执行,比如定投、靠量化用机器执行等。

有的时候,关掉电视新闻、关掉脸书和社交新闻,远离噪音,自己一个人静静思考,慢慢,理性就会重新回到个人。相信也不会再认为闯入立法会、打砸公用设施、拆掉路牌,是合法合理的行为。

第四,逆向思考。查理·芒格有句名言:“把事情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想。” 如果一件事请想不到答案,就反过来想。

比如,我不确定自己理解的“民主”是否正确,就想一想那些在所谓民主的“连侬墙”上,撕掉反对言论的行为,肯定不是“民主”。不确定什么是“客观”,那么只有一面倒的视频、言论,就肯定不是“客观”。为什么只有警察打人呢?警察为什么打人呢?前因后果是什么呢?

投资也是一样。当大家热捧一个概念的时候,追捧一家公司的时候,想一想:这些利好的消息可不可以最终体现在公司的现金流上?这种利好可以持续多久?大家对行业的追捧会不会吸引更多的公司加入竞争?

当大家都抛售一家公司的股票时,要问一问:造成股票大跌的原因是阶段性的,还是永久性的?市场是不是已经反应了最坏的预期?情况是不是真如大家所想的那么糟糕?

无论是投资还是政治,一个人能达到的最终高度,都与其眼界、心性和格局相关。没有捷径,唯有大量的阅读、持续的观察和勤奋的思考及练习,才能获得最后的成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