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形成的天价片酬之坑,也应由市场来填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库(侵权删)

几个名人之间的私怨引发了一场蝴蝶效应,把近些年争议不断的明星“天价片酬”和“逃税漏税”问题捅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一线明星片酬几天几千万,让吃瓜群众纷纷感叹“贫穷限制了想象力”。事实上,几年前明星片酬还没有如此夸张。据悉,仅2016年,一二线明星的片酬就涨了约250%。从业内人士了解到,一线明星的实际片酬极高,远高于好莱坞同等明星的片酬,占整个项目利润的大头,其他演员及工作人员的报酬则要少很多,几家平台已不堪重负。为何会有如此变化?是明星心太黑?还是影视业人傻钱多速来?

1.边际成本极低,资本愿意支付更高估值

与传统商业最大的不同在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是“人生人”的生意。获客的边际成本极低,能以低成本服务无数客户

边际成本,指的是企业生产产品时,每多生产一个,需要额外产生的成本。

某明星拍张照片,往网上一贴,标价10元,付费可看。一百万吃瓜群众,就能创收一千万;一千万吃瓜群众,就能完成小目标了。

微信,用户从零到十亿,收入呈几何级数增长,但成本,远没有增加如此之多。

传统企业,销量增长的同时,成本也同步增加。产品或门店越多,成本越高。无法像互联网行业一样实现爆发式扩散。所以,资本愿意给互联网行业更高的估值。

为争抢好内容、好IP和好明星,视频平台哄抬明星片酬。一套电视剧前期虽然投入巨大,但从上线开始,每多一个浏览就多一份收入,单个产品的边际成本为零。理论上,总有一天,这套电视剧能让平台收回成本,进而赚到钱。所以,在互联网迅速发展时期,视频平台有胆魄开出天价片酬。

2.掌握流量,就掌握定价权

传统的广电媒体,时间段和覆盖度有限,掌握着播放资源。观众被动地接受信息。媒体对明星有着绝对的话语权,要他们上就能上,不让他们上,他们可能就再也无法跟粉丝见面了。所以,常有某明星“被封杀”的说法。媒体因此拥有定价权。

互联网时代,只要内容好,就会有流量。五花八门的网络平台,让明星们有了直接接触粉丝的渠道。粉丝经济方兴未艾,正爆发出令人惊讶的吸金魔力。增强互动后,粉丝粘性更高。在媒体平台面前,一线明星不再是需要平台扶持的弱势群体,而是自带推广流量的强势存在。定价权在互联网的日益渗透中不知不觉发生了翻转。

 

3.高周转率的资本特性

这几年,在中国市场上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资本旋风。这场旋风刮到哪里,哪里就会产生暴富的传奇。人们争相追逐旋风风口。可是旋风来去无踪,人们追上的往往只是被旋风扫过的一片狼藉。

娱乐行业也是资本旋风盘旋之所。旋风的特点是快!资本逐利,周转越快越好。而文化作品却需要细细品味,慢慢酝酿。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到底怎样才算是好作品?极难量化,更难在短时间内量化。但票房收入、收视率、点击率等市场数据可以计算,也是资本最看重的。

大多数电视剧都是在未开拍之前先行进行销售筹集资金。投资方难以掌握内容的品质,只能依赖自带海量粉丝的明星来控制风险。一线明星就是市场销售的保障,但一线明星数量有限,视频平台在迅速抢占市场份额期间,为争夺流量和用户,不惜代价。以致如今,明星片酬占一部剧总投资的50%以上已成常态,甚至还有的高达80%。

4.行业的竞争格局

韩国和中国香港同样面临着互联网和粉丝经济的冲击,缘何没有天价片酬的问题?这与整个行业的竞争格局有关。

韩国和中国香港的影视娱乐行业发展较早,行业已形成了月朗星稀的竞争格局。韩国主要是三大电视台KBS、MBC和SBS,中国香港则仅有TVB一家独大。平台之间互有默契,不会竞价推高片酬。

中国的影视业近些年才开始繁荣兴旺,加上几家视频网站的加入,正是各路诸侯混战之时。互相争抢的过程中,一线明星成了得利的渔翁。

就像当初的共享单车行业,大家拼命烧钱抢占市场,并不是说共享单车本身值如此高价,而是公司试图通过霸占更大的市场挤压竞争对手,让公司的未来更有优势。也如当年美苏争霸,美国靠航天竞赛拖垮了苏联的经济。视频平台的竞争也是如此,到了争夺最后流量的阶段,竞争实际上是资本的竞赛,而一线明星成了他们手中的筹码。

 

5.行政限薪,还是让“看不见的手”调控?

广电总局发出限薪指令已好几年,收效一直不大。演员的收入早已不再局限于片酬,而是更加多元化和隐性。演员摇身一变,成了出品人、制作人,或以工作室名义入股,将片酬转为股权或红利。行政指令在越来越活跃的市场经济中还有多少控制力?我们拭目以待。

不如让“看不见的手”来自行调控,通过市场的供求关系变动,调节明星片酬。

天价片酬压榨了利润,剩余的制作费少得可怜,作品粗制滥造。长久之后,观众自然会用脚投票。没有粉丝支持,再大的明星也会落入凡尘。

一线演员片酬太贵,投资方不堪重负。整个行业的投资方也许就改用较便宜的演员,把剧本精耕细作,靠真正的好内容,而非一线明星流量来吸引市场。又或者,多家主要投资方联手制定新秩序,共同拟定市场价。古代的很多行业协会都是由此产生。如今,移动互联网迅猛发展期已接近尾声,在流量存量的博弈上,边际成本开始大幅增加。行业到了不得不控制成本的阶段。近期,六家视频平台的限薪声明也许就是联手的开始。

而监管就侧重于查处偷税漏税等违法事件之上吧,通过设定不同行业不同种类收入的税率,用税收的杠杆来调节贫富差距,而不是依赖行政限令,这是市场经济愈加成熟的表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