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玛评论】这是真正的大时代

前天,被一篇41岁中兴人即将经历第5次失业的文章刷屏。文中,这个中兴人说,从前特别不理解父母辈为什么每天爱看报纸、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现在理解了。因为一切的大环境,都无可避免的要受到国家的影响。

我特别感同身受。

出生在中国经济腾飞时期,从来没经历什么“运动”,只看到物资越来越丰富,经济越来越有活力,人们生活越来越多姿多彩。娱乐明星的私生活、游戏里的上天下地、电视剧里的爱恨情仇,似乎才是我们这一代人每天关注和热议的话题。尽管时不时发生几起悲情事件,但岁月静好、和平安定、繁荣昌盛一直是主旋律。

1. 这是真正的大时代

到了2018年,情况急转直下,先是2月初,全球股市突然在一片大好声中突兀地反转大跌,掀开每十年金融危机一次疑云。3月,时尚界、学术界和政论界的大咖先后过世,华人财富领袖李嘉诚也宣布退休,似乎开启了2018年不安动荡和波折之门

3月底,行为总出人意表的川普突然发动贸易战,舆论,包括我自己,一直依据过往的经验,习惯性地认为,这将又是一次表面上的剑拔弩张,不过是美国政客为了选举的又一次作秀而已。只要中国稍作让步就会偃旗息鼓。川普,却又一次出人意料。很快,贸易战擦枪走火了。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因中兴通讯未履行和解协定中的部分协议,美国商务部禁止美国企业在未来7年内向中兴通讯销售敏感产品,如芯片、安卓系统等。与此同时,英国网络安全监管机构也警告英国的电信运营商不要使用中兴通讯的设备。中兴通讯A股和港股应声停牌,其董事长之后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美国制裁将使中兴进入休克状态。

不仅如此,不到10天,美国又磨刀霍霍,开始针对华为。4月25日深夜,据媒体报道,美国司法部、商务部和财政部正在调查华为技术公司是否同样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措施。

中兴和华为,是中国科技企业的翘楚,也是中国制造全球化的两面旗帜。芯片,是现代电子产品的心脏。美国不出手则罢,一出手就直接摁住了我们的咽喉。

温水煮青蛙, 我们在安逸中过得太久,蓬勃向上的经济让我们洋洋得意。这次的猝不及防给了我们当头一棒,但也提高了我们的警觉,不至于被温水煮死而不自知。

关键是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网上很多言论倡议,国家应立刻马上加大力度支持芯片的研发,“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以度过危机。

图/Flickr

2. 这次“白马骑士”还能有效吗?

近些天,在读吴晓波的《激荡十年,水大鱼大》,书中回顾了2008年至2017年的财经事件,并对2018年进行了预判。

回顾这些年的大企业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建立在成本和规模两大优势基础上的“中国制造”,已到了转型的拐点。不变就等死,但是,变则有可能立刻就死。

宏观来看,近年来,“宏观调控以行政调控为主”成了政策主轴,“看得见的手”变得越来越强大。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个由强势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

在中国经济的发展史上,国有资本一直扮演着“白马骑士”的角色。哪里有危机,就去哪里救火。资源的配置主要依靠行政力量。它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聚合庞大的力量,拉动经济的复苏,非常高效,创造了一个个中国神话。

然而,这种救火式、运动式的巨量资源投入,无法避免造成资源的大量错配和浪费。如四万亿计划,的确能让经济再次焕发活力,但却仅是国有企业得到了最大获益,而急需要转变增长模式和产业升级的民营企业,反而被压制了生存的空间。

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在《政府为什么干预经济》一书中曾说:“势不可挡的政府活动之后,将是反方向的剧烈变动。”

如今,我们受制于美国的芯片之战,万众再次呼唤“白马骑士”到来。但是此刻我们的咽喉在芯片,下一次的技术瓶颈又在哪里?这种遇到危机,才大量投入的应对方式,太过被动。

况且,芯片与其他产品不同。根据著名的“摩尔定律”,每隔两年芯片的性能便会增加一倍。靠行政指令一味砸钱,很难对技术变化和市场趋势有准确的把握。要补上现有的技术缺口,尚且不易,更何况世界芯片市场在每隔两年不断的更新?

这次“白马骑士”还能拯救众生吗?

图/GoodFreePhotos

3. 逐利的市场

我们必须依靠市场,实现真正的自主创新。然而,纯粹靠市场调节,事实已经证明无效。

这么多年来,为何中国一直没有芯片技术。就是因为摩尔定律——芯片的生命周期太短,毛利很快降到了市场平均水平,财务回报不理想,很难吸引民间资本投入

我们看到“工匠精神”开始崛起,这是好的现象。但这仅仅是个别的小坚持,市场上充斥着的依然是追求规模的扩大和快速谋利。

追逐快钱是资本的特性。而技术革新却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资金,需要专攻一道。风险高且耗时。

美国为何又能在芯片技术上遥遥领先?他们的民间资本就不会担心芯片的短生命周期?

关键之处在于两点:

首先,私人产权的保护是创新的动力。在一个缺乏知识产权保护的制度环境中,创新的风险是很大的。

其次,政府提供激励政策,鼓励企业做出长远而稳定的投资。要求政府机构采购必须有一定比例采购本地芯片。

如何更好得保护知识产权,如何让民间资本发现投资这种长期、高风险技术研发,同样有利可图,甚至收益更高?这就是需要我们思考的方向。

知名公众号人“教书匠小夏”说:“无论中国怎样,请记得: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再黑暗。”

希望经此一役,我们每个人能有所反省,眼光看得再长远些,心能更坚忍一些。

图/Wikimedia Commons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