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理财】省500元逛公园,亏不亏?

圣诞节假期,艾玛带着两个孩子去广州长隆动物园玩。恰逢动物园20周年庆,门票买一送一。全家五个人,省了500元。大家都很高兴。

很快,大家就乐不起来了。

虽然是周一,大陆也不放圣诞假期。但抵不住退休老人和非学龄儿童人数众多,很快,公园里就摩肩擦踵起来。

再后来,人挤人,根本就无心观景,必须全神贯注控制婴儿车,以防被别人撞,也避免撞上别人。

老公苦笑:这是来参加格兰披治婴儿车方程式比赛了。


1. 省500元,是亏了还是赚了?

女儿懊恼万分:这省了500元,我们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

我:如果重新来过,你是愿意多出500元,还是省500元?

女儿:当然是多出500元啦。

我:这就意味着省500元,对你来说,是亏了。

女儿一脸疑惑:嗯?什么意思?

我:我们之所以进行某一种活动,是因为它带来的收益大于付出的成本。这在经济学上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则,称为“成本效益决策法”。

* 我们用C(Cost)代表进行某种活动,需要付出的成本;
* 用B(Benefit)代表因此获得的效益。
当 B > C 时,我们会去做这件事;
当 B < C 时,我们不会去做。

我:我们五人来动物园,原本门票是1000元,我们依旧打算进动物园,也就是说,我们认为,去动物园玩的价值高于1000元。所以,我们才会用1000元去交换进入动物园的权利,更确切地说,是换取动物园游玩带来的乐趣。

收益B1:日常动物园游玩带来的乐趣
成本C1:1000元
日常动物园游玩带来的乐趣 > 1000元

女儿:这个我明白。


我:现在买一送一,我们只需要500元,就能够进入动物园,但是却换不回价值高于1000元的乐趣。

收益B2:买一送一下的动物园带来的乐趣
成本C2:500元

你重新选择,将放弃这个选择。因此,在你的心中:
买一送一下的动物园带来的乐趣 < 500元

我:回到你的问题——“这省了500元,我们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

收益B3: 500元 + 买一送一下的动物园带来的乐趣 (< 500元)< 1000元
成本C3:日常动物园游玩带来的乐趣( > 1000元)
B3 < 1000元 < C3

女儿:哈?还能这么计算啊?

我:这就是经济学者思考的逻辑。

2. 买一送一,公园亏不亏?

我:你觉得,对于公园的经营者来讲,他们买一送一,少收了一半的门票,是赚了还是亏了?

女儿:门票少收了一半,肯定是亏的。

我:这要看平常公园的人数,以及现在公园的人数。如果买一送一后,进园的客人超过了一倍。光从数字来讲,今天就是成功的。

一方面,门票虽然买一送一,但里面的餐饮和礼品并不买一送一,翻倍的客流,带来几乎翻倍的收入。

另一方面,如果对园区的设施有自信,这是一次非常好的促销活动。很多平日里没舍得来的客人,进来体验后,带出良好的口碑,以及再次进园的欲望。

因此,我们看问题,不能简单地加减乘除,要综合看各方面的情况。尤其要看到附带的经济收益。

现在很多手机游戏免费下载,但你要在游戏中玩得好,却需要购买各种道具装备,道具装备才是真正的盈利点。

如何降低门槛,吸引更多客人加入,在其他地方获得收入。这种设计,我们就叫“盈利模式”。好的盈利模式,是生意决胜的关键。

女儿:怎么样算是好的盈利模式?

我:比别人想多一层,想别人没有想到的,就容易找到好的盈利模式。

女儿:怎么想?

我:妈妈每一次和你的经济学对话,就是在教你如何比别人想多一层啊。

女儿拽着我的手直晃:怎么想多一层,再举个例吧!再举个例吧!


3. 资助更多教师家庭,学校亏不亏?

我:在美国有一所很出名的大学,叫康奈尔大学。这是真事儿。

女儿:太好了。我最喜欢听真事儿。

我:在美国读大学很贵。读康奈尔大学大约一年学杂费要3万美金。大约23.5万港币。

女儿:(*@ο@*) 哇~以后我要去美国读书,那不是要花很多钱?

我:很多年前,康奈尔大学有个福利政策,大学老师家的孩子在这个大学里读书,不用付学费,一年只要付3000美金杂费。也就是2.3万港币,整整少了一个零。

女儿:哇。那省老多钱了。

我:所以呀,很多老师家的孩子都来这个大学读书。

女儿:要是你也是那个学校的老师就好了。

我:后来,有些老师不干了。说,我们孩子想考其他学校,但我们还想要这个福利。大家都是在一个学校教书,不能这么不公平啊。

女儿:也是。

我:学校想,不行啊。那要多出多少银子,学校可没有那么多钱。

女儿:是呀。那么多老师,肯定要很多钱。

我:学校的薪酬福利委员会里有一位经济学家。他说,不用怕,说不定还能赚呢。

女儿:怎么还可能赚?

我:学校犹豫再三,终于决定做一次小小的尝试。学校宣布,给那些上其他大学的教师子女补贴1/3的学杂费。这样补贴了一些,但又不是全部,学校负担没有那么重。

女儿:后来呢?赚了没?

我:你猜?

女儿:怎么可能赚,想不出来。


我:美国有很多很好的大学,比康奈尔好的,还有好多家。从前,为了节省费用,老师家孩子都来康奈尔读。现在,去其他学校也能补贴1/3,虽然不是全部,但是如果其他学校更符合自己的心意,也是划算的。所以,很多老师子女改去了其他学校读书。这样会怎么样?

女儿:多出来很多空位。

我:多出来空位会怎样?

女儿:要招其他学生。

我:康奈尔大学是一所名校。招生从来不是问题。因此,空出来的位置,一下子就被其他学生填满了。这些学生可不是只交3千元杂费,而是3万元学杂费。你说,学校是亏了还是赚了?

女儿:要算一算。

我:对。咱们来算一算。还是用“成本效益决策法”

假设美国大学的学费都差不多。每退出一位教师子女,
收益B4:30,000(新同学的学杂费)
成本C4:3,000 (教师子女杂费)+ 30,000 x 1/3 (去他校补贴)=13,000

因此,如每退出一位教师子女,学校可以赚17,000元。

此外,还有部分本来在其他学校就读的学生,需要每人补贴出10,000。

我们不知道原本在外面学校就读的学生数量,无法知道需要补贴的总额。因此,经济学家也是说,有可能还能赚。

旧补贴政策提供的补助很高,且美国学校有对教师或校友子女优先录取的惯例,因此,绝大多数教师子女都会选择在康奈尔就读,流落在他校的学生理应较少。所以,政策改变后,估计学校收入增加的可能性很大。事实上也是如此,学校的收入反而比以前更多了。

女儿:好玩儿。

我:你看,当你想多一层,不仅每位教师家庭得到了财政资助,还有了择校的自由,学校更能因此增加收入,其他学生也多了进入康奈尔这所名校的机会。一举三得。是吧?

女儿:嗯嗯。以后凡事我也要多想一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