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中国大众富裕阶层财富白皮书

概述:

       这是福布斯中文版第二次联合宜信财富推出关于中国大众富裕阶层的研究报告。此项目自2014年1月初启动,历时3个月完成。在去年研究的基础上,今年调研新增了对中国大众富裕阶层幸福感的调研、对近期兴起的互联网金融产品态度的调研、以及对重点经济区域的调研。

       大众富裕阶层作为一批已经基本实现“中国梦”的中产阶层和高端人士,他们拥有稳定的职业和居所,建立了幸福的家庭,有一定数量的可投资资产,面对日趋复杂的经济和市场形势,以及逐渐多样化的资产类别,他们越来越需要专业化的财务规划解决方案。研究大众富裕阶层的规模及资产结构、投资现状、投资风格及投资需求,对抓住大众富裕阶层及其财富快速成长的机遇,更好服务于这一阶层有巨大的指导意义。

 报告发现:

l 2013 年末,中国私人可投资资产总额约 94.1 万亿元,年增长 13.3%。

l 2013 年末,中国大众富裕阶层的人数达到 1197 万人,预计到 2014 年底人数将达到 1401 万人。

l 受访的中国大众富裕阶层主要集中于金融、贸易和制造业等三个行业。

l 调查结果显示,45.1% 的受访大众富裕阶层感到“幸福”,49.4% 表示“还算幸福”,明确感到“不幸福”的只占 1.7%。

l 有 74.7% 的受访群体认为有压力,其中 10.5% 表示“有很大压力”,认为“基本无压力”的只占 23.3%。

l 家庭成为了影响受访大众富裕阶层幸福感的最重要因素,其次分别为健康、财富、事业、生活品质、社交圈、个人爱好。

l 受访大众富裕阶层最青睐的前三大投资品种分别是银行理财产品(基本上为固定收益类产品)、房地产及股票,与去年的调查结果一致。

l 数据显示,大众富裕阶层中有 41.7% 的受访者参与了互联网金融投资。

l 北美移民门槛提高,澳大利亚新西兰成为受访者移民首选地。

 注  释:

大众富裕阶层:参考国际研究机构的划分标准 , 中国大众富裕阶层是指个人可投资资产在 60 万元人民币至600万元人民币之间 ( 国际上为10万美元至 100 万美元 ) 的中国中产阶级群体和高端人士。

私人财富:本报告定义的私人财富包含个人持有的现金及存款、公开市场交易的股票、基金、债券、房地产等。

私人(个人)可投资资产或个人可投资资产:本报告将私人财富中流动性较差的收藏品、消费耐用品和自住型房地产剔除,称为私人可投资资产。

金融资产:在私人可投资资产中,我们将现金与存款、股票、债券等有价证券和基金、银行理财产品、信托产品、商业保险等收益类资产统称为金融资产。

报告研究范围为中国大陆地区,不包含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除特别说明外,货币单位为人民币。

第一章:中国大陆富裕阶层概况

       所谓中国大众富裕阶层,是指个人可投资资产在60 万元人民币至600 万元人民币之间的中国中产阶级群体和高端人士。其中,个人可投资资产包括个人持有的现金、存款、股票、基金、债券、保险及其他金融性理财产品,以及个人持有的投资性房产等。

中国私人可投资资产规模

       2013年中国私人可投资资产总额约94.1万亿元,年增长13.3%,主要由存款及现金的增长、投资性房地产总值增长所带动。

       作为传统的储蓄大国,中国居民储蓄一直维持着一个稳定的增长。虽然存款受到各类型金融产品分流的影响,但因其稳定的回报以及近乎零风险的特性,仍是私人财富增长的基石。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持续遏制了房价上涨的速度,但投资性房地产的规模一直在隐蔽成长。

       此外,受制于低迷的二级市场表现以及中国整体金融体系尚不成熟,股票、基金、理财产品为主的非存款类金融资产表现都不甚理想,增长率低于中国私人可投资资产的增长率。

中国私人可投资资产规模

中国大众富裕阶层规模

       大众富裕阶层规模保持着稳定的增长,2013年末达到1197万人,预计到2014年底人数将达到1401万人。这一增速大于中国私人可投资资产的增速,私人财富向大众富裕阶层聚集的形势明显。

       同时,大众富裕阶层掌握的私人可投资资产也在快速增长,以2013 年末为例,大约支配中国私人可投资资产总额的16.6%,2012年末该比例为16.4%。另外,大众富裕阶层的人均可投资资产略有下滑,2013 年底的均值为130.8万元,而2012年该均值为132.7万元。

中国大众富裕阶层

性别及年龄构成

       随机调查结果显示,受访人群的男女比例分别为54.7%和45.3%,相较去年此差距正在不断缩小。女性在资产独立方面表现日趋明显,而性别差异的影响也使得大众富裕阶层在理财、投资与家庭生活等方面呈现多样性。

中国大众富裕阶层的年龄结构亦为主次分明:

l 受访人群中,30岁至50岁之间的人群占到6成,其中占比34.3%的为30-39岁人群,成为大众富裕阶层的中坚力量。这一年龄段的人群正处在智力、体力与经验积累的高峰时期,同样也处在职业发展或者创业的黄金时段;

l 30岁以下的人群占比也达到19.3%,其中不乏创业有成的年轻人,也有另外一部分的财富来自于继承或共同财产;

l 此外50岁以上的人群仍有一定的比例。

 031

学历、所处行业及职务

       与年龄亦密切相关的还有受教育程度。调查显示,接受调研的大众富裕阶层的学历普遍较高,拥有本科学历的占53.8%,硕士及以上学历的也有将近10%的比例,而专科以下学历的人群相对较少。这反映了较高的文化水平是这一群体基本特征,而他们所从事的行业和其所处的职位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

       根据受访群体所从事行业统计,大众富裕阶层主要还是集中分布于传统行业,其中金融、贸易和制造业依旧是分布最集中的前三大行业,总计占比超五成。居首的金融行业占比20.9%,与去年基本持平;其后是贸易和制造业;此外,房地产业也依旧是造就大众富裕人群的热点行业。

5

 6

       而按照工作单位性质划分,有超过一半(50.7%)的受访群体来自民营企业,其次为国有企业和国家事业单位(共计25.6%)。

       按照年龄段来看,在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人数与年龄大小呈反比,而在国企和事业单位的人数随年龄而递增;30岁以下大众富裕人群在民营和外资企业中工作的比例高达82.9%,60岁及以上则降至四分之一左右;与之对应的在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工作的30 岁以下人群尚不足10%,而在60岁及以上区间人群中,此比例是前者的4倍多。

       从职位来看,企业主和高管构成了大众富裕阶层的主体,其中有29.7%的为企业主,另有28.7%为企业管理层。

1

 2

财富来源

      与所在单位性质和职位紧密相关的,是该阶层的财富来源。调查显示,57.7%的受访群体的财富主要来源于工资或奖金,这一比例与去年基本持平。紧随其后的是企业分红(35.2%)和金融产品投资(27.7%)。

      值得关注的是,在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为60-300万之间的群体中,有63.9%的人群,其财富主要来源于工资或奖金,其次为金融产品投资(30.1%);而对于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为300-600万之间的群体而言,首要的财富来源为企业经营或分红所得,其次为工资或奖金收入。

      主要财富来源在不同年龄段的差别可谓大同小异,工资/奖金、企业分红和金融产品投资是一致的前三大收入来源。受访群体中,较年轻人群尚未获得与年长群体在房地产和金融产品投资等方面相同的实力,年龄越小,对工资/奖金的依赖也就越大;而30岁以下群体得益于财产继承,以及自由职业的收入比例,要远高于其他更年长的群体。在夫妻共有财产方面,30岁以下群体中由于未婚人数较多,这一部分财富来源仅为6.2%,而30岁及以上群体得益于夫妻双方的努力,共有财产作为财富来源的比例不断上升,在50-59岁年龄段中,这部分比例达到25.0%。此外,通过对几个主要经济活跃地区的调查比较,也显示了不同地区间主要财富来源的特点。

1

2

3

4

家庭状况

       经济状况比较稳定的大众富裕阶层,大都处于相对稳定的家庭生活中。调查显示,受访群体中,已婚者为80.5%,未婚占17.0%,离异仅占2.5%;婚姻状况的稳定是财富稳定的根基,这个说法或许传统,但确实有效。而经济状况较好的大众富裕阶层,对子女的抚养意愿和能力也相对较高,超过13%的家庭拥有两个及以上的子女。在这个以中青年为主的群体中,其子女的年龄也以10岁以下居多,平均年龄则为15.7岁。

1234

32

      受访的大众富裕阶层群体中,个人年收入在10-50万元的将近一半(49.1%),年收入在10万元及以下的为28.4%,而 50 -100万元的为15.0%;个人年收入均值为50.1万元。与此同时,其家庭年收入在10-50万元的比例为51.9%,其次为家庭年收入在50-100万元的,占比21.2%,另有18.6%的家庭年收入在100万元以上,家庭总收入的均值为94.6万元,为个人收入的近乎两倍。对比数字显示,此群体中的家庭成员均有较高且相对均衡的收入,既有促进财富增长的共同理念与能力,也有利于维护自身在一定程度上的资产独立性。

       受访大众富裕阶层家庭平均总支出的均值为37.1万元,占总收入的39.2%。其中“基本生活开销”与“子女教育费”是家庭的最主要的两个支出项目,覆盖率分别为76.1%及44.7%;其后是投资支出、房屋贷款等。

l 生活开销必不可少,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大众富裕人群对生活品质的要求。

l 而超过80%的家庭为独生子女家庭, 使得子女的教育问题格外受到重视,调查中69.2%的人群有将子女送出国接受教育的打算。

1

2

第二章:中国大众富裕阶层的幸福感

幸福感

       拥有财富与拥有幸福能否划上等号?这是一个一直被人热议的话题。对于大众富裕阶层来说,一方面积累的财富让他们收获幸福,另一方面在财富获取的过程中所需付出的代价也给他们带来了压力。关于财富与幸福,有一个著名的悖论,即“富有的人群会比贫困的人群幸福,但是长期来看,整个社会却不会因为富裕而变得更幸福。”这其中揭示了两方面的问题,其一,幸福不仅仅由收入(财富)决定,决定幸福与否还有许多其他因素;其二,在人的一生中,幸福感不会一直保持不变,会随着个人成长及外部因素的影响而不断发生变化。

      此次的调查结果显示,45.1%的受访大众富裕阶层感到“幸福”,49.4%表示“还算幸福”,明确感到“不幸福”的只占1.7%。同时,受访群体表示,相比去年,幸福感有所提升的超过半数,达到66.5%;只有近一成的受访群体认为相比去年幸福感有所下降。我们近一步剖析提升幸福感的原因,受访群体提及因家庭与子女的因素而感到幸福感上升的占到近35.2%,居首位,其次为收入或财富增长占到32.5%。另外有5.5%的受访群体归因于投资理财取得收益增长,其余幸福感提升的驱动因素还包括健康、事业等方面。

      同时,我们将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在60-300万、300-600万的大众富裕阶层进行了分类统计。统计结果显示,这两个受访群体中感到“幸福”、“还算幸福”的比例总和基本持平,分别占到94.0%、95.0%。然而,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在60-300万的大众富裕阶层表示“不幸福”的比例高出300-600万受访群体近1.6个百分点。

1

2       我们将受访的大众富裕阶层按不同年龄段进行分类统计,尝试着寻找各年龄段受访群体的幸福感状况。我们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感到幸福的大众富裕阶层人数占比呈现上升趋势。年龄在30岁以下的受访群体只有39.3%的人表示感到“幸福”,而这个数字在60岁及以上受访群体中达到64.4%,差值达25.1个百分点;与之对应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感到“不幸福”的比例呈明显的下降趋势,年龄在30岁以下的受访群体表示“不幸福”的占到7.0%,而这个数字在60岁及以上的受访群体中仅为0.8%。

      基于不同年龄段,我们对受访群体幸福感上升抑或下降情况也进行了分类统计,调查结果显示,2013年幸福感下降的30岁以下受访群体有17.3%,明显高于年长受访群体,相比较这一比例在60岁及以上受访群体中只占到3.0%。

      我们可以将这样的趋势归因于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年龄较小的受访群体对事业以及财富积累的欲望更为强烈,相比年长受访群体他们并不满足于眼前的幸福。另一方面,年龄较小的受访群体在较短时间内完成的财富积累给他们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2

2

      谈到幸福感,压力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在当下竞争激烈的社会环境中,作为一个社会人,压力是无处不在的。此次,我们对大众富裕阶层也进行了关于压力的调查,结果显示,有74.7%的受访群体认为有压力,其中10.5%表示“有很大压力”,认为“基本无压力”的只占23.3%。同时,相比去年,有超过半数(54.5%)的受访群体感到压力上升,表示压力无变化或下降的分别占比29.9%、15.6%。

      我们进一步剖析压力上升的原因,其中受访群体提及最多的是事业与工作压力,占比达21.7%,其次主要来源于经济与市场环境、家庭与子女,分别占到12.5%、11.9%;购房、投资各占5.0%。

1

      大众富裕阶层中,不同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的受访群体对于是否有压力的认知基本相同。值得注意的是,个人可投资资产在60-300万的人群中,有13.4%的大众富裕阶层表示“有很大压力”;这一比例远大于个人可投资资产为300-600万受访群体的7.6%。

       从年龄维度来看,关于压力的调查结果与幸福感调查有着相似的趋势性。随着年龄的增长,表示“基本无压力”的受访群体人数占比呈现上升趋势。同时,随着年龄的增长,表示“有很大压力”的比例逐渐下降。

       与之相对应的是,在压力上升/下降原因的调查中我们发现,相比去年30岁以下受访群体认为压力上升的占到65.2%,下降的只有11.1%。上升抑或下降的受访群体比例随着年龄的增长均呈现趋势性分布,但趋势相反,有25.8%的60岁及以上受访群体认为相比去年压力上升,而下降的占到33.3%。

       正如前文我们所总结的,这些数据揭示了年轻的大众富裕阶层相比年长者,在当下承载了更多来自于事业工作、家庭与子女和经济上的多重压力。

1

2

3幸福感的影响因素

        我们进一步开展了影响幸福感因素调查,首先概括了日常生活中7个主要的幸福感影响因素,并邀请受访群体根据自我认知对各影响因素的重要程度进行排序,它们分别为:家庭、财富、事业、生活品质、社交圈、健康、个人爱好。

       统计结果显示,在受访的大众富裕阶层中:家庭成为了影响幸福感最重要的因素,其次分别为健康、财富、事业、生活品质、社交圈、个人爱好。毋庸置疑的,家庭作为承载着每一个成员的健康、财富、事业及生活中所有的喜怒哀乐,它必将是每个人心中诠释幸福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同时,随着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基于空气污染、食品安全等关于健康的话题也越来越多被提及。对于积累了一定财富的大众富裕阶层来说,健康已然占据了他们心中的重要地位。

1

      身处激烈的社会环境压力无处不在,关注身体健康之余,心理健康被越来越多的人所重视。很多人将个人爱好发展成排解压力的有效办法。因此,我们针对大众富裕阶层的兴趣爱好展开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旅游度假、运动健身相对较为普遍,且各年龄段受访群体都积极参与其中。其次,收藏、汽车游艇也渐渐成为了他们消遣的途径,这两项兴趣爱好基于年龄呈现趋势性分布。随着年龄的增长,爱好收藏的受访群体比重逐渐增大,相反的,爱好汽车游艇的受访群体比重逐渐减小。

      在倡导社会和谐的今天,慈善与幸福感有着不可忽视的微妙联系,人们在追求物质富裕带来幸福满足的同时,也会不断追求精神世界的富足充实。为此,在本次调查中,受访的大众富裕阶层中有74.8%表示对慈善活动感兴趣,有64.7%参与过慈善公益活动,其中经常参加的占到10.6%,其余27.5%受访群体表示有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参与到慈善公益活动中去。

1

2

第三章:中国大众富裕阶层的投资情况

投资意愿

         整体来看,受访的大众富裕阶层中有86.4% 进行了个人资产投资,而问及是否打算继续用闲置资金进行投资,这一比例从去年的83.2%降至81.3%,2013年资本市场的大环境降低了投资者们的热情。

       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不同,进行个人资产投资和打算继续投资的比例也有所差异。在个人可投资资产为60-300万的人群中,有84.3%进行了个人资产投资,而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为300-600万的人群中,则提高至91.4%。显然,可投资资产规模较高的人群投资的意识和行动力高于可投资资产规模较低的人群。

       不同地区的受访大众富裕阶层对于是否进行个人资产投资是有明显差异的。拿典型的几个地区来看,珠三角和山东进行投资的比例都为92.1%,高于京津地区的88.9%,更高于长三角地区的81.9%。山东的大众富裕阶层投资意识的增强得益于近两年来山东省的金融业高速发展,而相比金融投资,江浙地区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依旧青睐实体经济。

 12

投资资金来源

        中国大众富裕阶层的投资资金累积的方式有很多种,大致可以分为经营收入、工资收入、投资收入、个人储蓄及遗产继承几个方面。大众富裕阶层职位主要集中在企业主、管理层和一般职员。在本次调查中,工资收入是受访大众富裕阶层最主要的积累财富方式,占比超过一半,达到59.0%,排在第二的是投资收入,占比31.8%。

       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为300-600万的受访人群中,投资资金来源在前两位的是经营收入和工资收入,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为60-300万的受访人群主要投资资金来源为工资收入和投资收入。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较高的人群中,企业主的比例更高,自然该阶段人群投资资金来源有很大比重是经营收入,且比重比去年调研的44.0%高出3.6个百分点。

1

      从不同地区的投资资金来源看,调查显示,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与整体趋势基本保持一致,不同的是山东和京津地区,投资资金来源前两位是工资收入和投资收入。从这一点看这两个地区的大众富裕阶层对于把投资取得的收益继续投入进去的意愿要高于其他地区,这一点也与后面要谈到的继续投资意愿趋势保持一致。

2

          受访大众富裕阶层最青睐的前三大投资品种分别是银行理财产品(基本上为固定收益类产品)、房地产及股票,与去年的调查结果一致,但比例发生了变化。去年大众富裕阶层首选的银行理财产品比例为62.5%,而在今年的调查中,蹿升至80.7%,显示出大众富裕阶层对固定收益类产品的钟爱。次选房地产的比例则基本维持不变,第三选择的股票从去年的47.6% 下降至今年的37.6%。

l 银行理财产品(基本上为固定收益类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担任着揽储的角色,近10 年来增长一直比较迅速。低风险和较确定的回报使得投资渠道不多的大众富裕阶层选择把资金投入进去,也因此青睐比例上升了18.2 个百分点。

l 房地产的投资是相对较为长期的产品,大众富裕阶层更愿意保持现有房地产投资。

l 股市整体表现依旧不如人意,部分投资者选择从股市撤出一部分资金,投入到回报更高或者更稳定的产品中,因此占比下降了10.0个百分点。

      不同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的大众富裕阶层投资最多的前两大产品都是银行理财产品及房地产,并且在银行理财产品的青睐度上仅相差1.9个百分点。对于门槛较高的房地产投资而言,则更受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在300-600万人群的青睐,这一点与去年的趋势保持一致,但差距在逐步缩小。

      不同地区的大众富裕阶层投资最多的前两大产品没有什么区别,不同的是山东地区受访者对于基金的青睐度格高达58.0%,远高于整体值36.9%。

1

2

再投资意愿

      调查显示,面对着比之前形势更为复杂的大环境,大众富裕阶层使用闲置资金继续进行投资的意愿降低,从去年调查时的83.2%降低至今年的81.3%。在选择继续把闲置资金投入资本市场的人群中,表示将会增加投资额度的占59.0%。21.5%的大众富裕阶层表示愿意拿出超过60%闲置资金,比去年减少了1个百分点,但是愿意拿出闲置资金超过40%的受访者却高出去年5.4个百分点。这个趋势表明尽管投资意愿仅有些微的降低,但是对于投入资金的多寡大众富裕阶层却更多的表现出谨慎的态度。

1

2

       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为300-600万的受访大众富裕阶层人群继续进行投资的意愿为82.5%,比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为60-300万的受访人群高出1.7个百分比。但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为60-300万的人群投资热情显然更高,表示未来投资额度不变或增加的占比达91.1%,且23.6%的受访人群更愿意拿出60%以上的资金再次进行投资,这两个数值分别高于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在300-600万的大众富裕阶层人群0.7个百分点和7.0个百分点,这个对比趋势比去年更为鲜明。

1

2

       随着年龄的上升,表示愿意拿出超过40%闲置资金进行投资的受访者比例也随之增长。从30岁以下大众富裕阶层的56.2%过渡到50-59岁大众富裕阶层的61.4%,维持着比较平稳的上升,而年龄到达60岁及以上,该比例突然蹿升至69.2%。

      从地区上看,京津和山东地区的受访者继续投资比例要高于另外两个地区,分别为82.6%和85.3%,而长三角地区仅为76.0%。但京津和山东地区表示未来投资额度减少的比例却也要高于长三角和珠三角,显然这两个地区的大众富裕阶层的投资行为相对谨慎。

3

4

5

 专题一:互联网金融产品

        2013年6月,以余额宝为开端,互联网金融迅猛崛起,随后百度百发、微信理财通等产品纷纷涌现。互联网金融以操作简单、收益高、资金使用灵活、不设最低购买限制等优势抢夺市场,给传统金融业带来巨大压力。央行公布数据显示,2014年1月份人民币存款大幅减少9,402亿元,幅度创近6年同期新高。面对互联网金融的咄咄紧逼,五大国有银行将存款利率上浮到顶,同时陆续发行预期收益率6%左右的理财产品,借以挽留陆续“出走”的客户。

        数据显示,受访大众富裕阶层中有41.7%的人群参与了互联网金融投资,这一数值比调查之前所预期的要低一些。显然,各大银行及时推出的“挽留”产品在大众富裕阶层中比较认可。在购买的人群中,最早推出的余额宝显然拥有绝对优势,29.9%的受访大众富裕阶层表示购买了余额宝,而表示购买了百度百发受访者仅占2.0%。

1

专题二:自住房及房地产投资

       在接受调查的大众富裕阶层中,有95.6%拥有自己的住房,其中拥有三套及以上的占15.5%。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在300-600万的受访者拥有自己住房的比例高达97.8%,高于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在60-300万受访人群的94.6%,且拥有三套及以上住房的也高出11.6个百分点,房地产投资在他们财富积累的过程中起到了不小作用。

2

3

      30岁以下的大众富裕阶层尽管拥有一定的资产,但面对持续高涨的房价,仍然有31.2%受访者没有自己的住房。随着年龄的增长,拥有住房的比例也越来越高,50岁及以上拥有三套及以上住房的超过三成。

      调查的结果显示,57.9%的受访大众富裕阶层没有房贷,仅有21.6%的受访大众富裕阶层的房屋贷款余额超过房产价值的25%。对比不同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的大众富裕阶层人群可以看出,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在300-600万的人群在贷款的压力上明显小于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在60-300万的人群。

      珠三角地区的受访大众富裕阶层,拥有至少一套房产的比例是95.0%,高于长三角的91.0%、山东的88.0%和京津地区的88.0%。山东地区拥有三套及以上住房的比例最高,为22.2%,远高于另外三个地区。这可能跟长三角、珠三角、京津等地区已经维持较稳定的高房价相当长一段时间,而山东地区总体房价较低、但近两年房价涨势迅猛有关。同样我们对比房贷数据也可以看出,山东地区有25.7%的受访大众富裕人群的房贷余额超过房产价值的25%,超过另外三个地区。

1

2

3

 不同地区的大众富裕阶层房贷情况

1

       近两年房价面临失控、泡沫即将破灭的传言尽管一直未停,然而对应的是房价仍然坚挺且居高不下。在受访大众富裕阶层中,已经拥有至少一套房产且打算继续投资房产的占26.1%,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在300-600万的大众富裕人群这一比例达35.0%,高于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在60-300万人群的20.4%。而随着年龄增长,继续投资房产的比例也随之提高,在40-49岁间达到最高29.5%,之后逐步下降至最低,60岁及以上的大众富裕人群仅有17.3%表示会继续购买房产。

      与前面提到一致的是,山东地区的受访大众富裕人群在已有至少一套住房的前提下,打算继续投资的比例最高,达到46.6%,而京津地区仅为15.5%。究其原因,与山东省房价相对较低、环比涨幅稳定、同比涨幅迅猛有关。山东地区的房价相对较低,投资门槛会比京津、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低很多。

1

 第四章:中国大众富裕阶层的移民、海外资产及留学移民

       伴随着财富的不断积累以及社会的不断开放,大众富裕阶层自然而然将来自海外的种种机会和可能作为自己和家庭进一步发展的重要途径去进行思考和选择。在评估考量的整个过程中,大众富裕阶层也更加地实际,从自身的能力和诉求上出发,去进行最有利的判断。

      在这次的调研中有17.3%的受访者表示“还没移民,但打算移民”,这和去年的21.4%比例相比,移民意愿有明显下降。同时我们注意到随着年龄的增加,受访者选择“没有移民打算”的比例逐渐上升,这反映出家庭和事业的稳定情况会决定人们在是否移民这个问题上的选择。一般来说,在事业越成熟、家庭越稳定的状态下,人们的移民倾向更低。

      本次调查显示,在移民目的地的选择上,澳新以35.3%的比例排名第一,比去年上升了8.4个百分点。而去年最受青睐的北美地区,今年以25.7%的比例排到第二位,下滑了7.2个百分点。除了受访样本的固有差异外,近一年来北美地区普遍提高了移民门槛,有些地方甚至暂停受理新入籍的申请,这对于大众富裕阶层的移民目的地选择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更多的人将目光转向了澳新。

       对比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和山东等地,观察其大众富裕阶层移民(青睐)目的地选择时可以发现,对于受雾霾影响严重的长三角和京津来说,自然环境优良的澳新无疑是大家的首选;而作为首批大规模闯荡北美的中国人,传统影响犹在,珠三角地区人群依然对北美最为青睐。

 123

  海外资产   

        对于大众富裕阶层的海外资产投资,调查显示,无论在选择的人数上还是投资的规模上都更加谨慎:有将近86.0%的受访者表示没有境外资产。

        在拥有海外资产的人中,表示投资于境外的资产金额占个人总资产的比例不高于20%的占47.2%,和去年相比这一数字下降了7.9%。相对应的是今年境外资产占总资产20%~40%的受访者比例有33.3%,比去年上升了4.3个百分点。

       而在投资地上,拥有海外资产的受访者中,有35.6%选择了港澳台地区。这些地方与中国大陆较近,出入较为便利,相似的语言及生活环境都是他们做出此决定的驱动因素。

       金融衍生品和房地产是大众富裕阶层投资境外的最主要类别,而且我们发现这两者的选择受众和他们的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相关。在拥有海外资产的人群中,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为60-300万的受访者更倾向于金融衍生品(36.1%),而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为300-600万的受访者则更青睐房地产(44.8%)。这自然与投资者自身的经济水平相符合,也表现出大众富裕阶层在投资时更加地理性,从实际出发。

1

2

3

海外留学

       相对于移民和海外投资,大众富裕阶层在送子女去海外读书的问题上就比较笃定,有将近70.0%的受访者表示会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去接受教育。在目的地选择上,北美地区以36.7%的认可度高居榜首。教学质量高、科技发达等都是促成这一选择的重要因素。同时欧洲也以多样性的文化、厚重的历史积淀持续成为留学的重要目的地,有27.5%的人选择,比去年上升了7.4个百分点。

       海外留学目的地

1

第五章: 中国大众富裕阶层的理财风格

投资经验

       在本次调查中发现,有超过九成的受访者拥有投资经验,其中拥有6年以上投资经验的人数却只占到了17.8%,53.2%的受访者有1-5年的投资经验。另外,有20.8%的受访者表示属于投资起步阶段、有着1年以下的投资经验,同比去年上升了10个百分点。由此不难发现,近年来愈加壮大的大众富裕阶层对于投资理财态度逐渐积极,同时也带动了理财机构的逐步繁荣。

       除10.4%的受访者表示对于投资理财不甚了解外,剩余的受访者都对自己的投资能力有一定的信心。其中认为自己达到了资深程度的受访者占到了24.1%,这之中包括了4.1%的专业投资人士,这部分投资者充分相信自己的投资眼光,能独立做到风险判断、操作实施。而另一大部分的投资者还是尚认为自己“略懂”投资,占到了总数的65.5%,这也充分说明了如今在大众富裕阶层中投资理财的普及化和理财机构的高需求性。

1

2

风险偏好

       整体上看,保守的“中低档风险,中低等收益”依然是中国大众富裕阶层的普遍选择,占到了整体的90.4%。固定收益类产品符合“中低档风险,中低等收益”的特征,这与大众富裕阶层最青睐的品种为银行理财产品这一趋势高度吻合。这一风险选择与中国人的传统思维和近几年尚不稳健的投资市场有着密切的关系。

       而从具体分布来看,个人可投资资产较高的大众富裕阶层拥有者对于“高风险,高收益”产品的热衷程度较高。同时,年龄也切实影响着各自的风险偏好,正值盛年的“30-49岁”年龄层相对更具冒险精神,愿意挑战高风险,相反,渐入暮年的“60岁及以上”群体及初出茅庐的“30岁以下”群体就相对保守。另外从地区分布来看,长三角的投资者更显无畏与雄心勃勃,而北方京津地区则略显沉稳。

1

2

3

       在调查中还发现,大多数受访大众富裕阶层更偏好投资期限短的产品:2年以下的投资产品占比达93.9%;2年以上的投资产品投资期限越长支持率就越低;10年以上的投资产品仅占了不到0.5%。这样的数据不仅解释了理财产品、基金、债券等投资产品的高持有率,同样也体现了大众富裕阶层的投资理念依然是求稳。

       数据显示,受访大众富裕阶层中,不管是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在“60-300万”的群体还是在“300-600万”的群体,超过一半的人都偏好期限在1-2年的投资产品,超过35%的人喜好1年以下的投资产品,说明不管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有多少,投资期限为2年以下的投资产品最受大众的欢迎,此类短期产品有着最为牢固的投资群体。

12

几种主要投资品的风险选择

l 股票:在变数较大的股票市场,遇到短时间暴跌20%的情况,49.4%的受访者选择以静制动,稳住投资,不买不卖;20.5%的受访者选择部分割肉。这类选择的高支持率体现了大众富裕阶层在股票市场中多数保有冷静的态度,成熟度偏高。

l 如遇所投资的债券/基金下跌的厉害的时候(如6%),大多数受访者(43.1%)选择稳住不卖,但相比股票市场,认为下跌是买入机会的比例高出约6 个百分点。从同等逆境中投资者更多购入债券基金不难看出 调查对象对于债券基金的信心大于股票。

l整体市场:通过对上述两种基本投资产品风险选择的分析可以发现多数投资者在面对“下跌”时能从容处之降低风险。故而在本次的调查中超过50%的受访者表示会在面临市场下跌时,会卖掉部分高风险投资产品而将资金转入低风险产品中。

1

33

44

未来市场预期

       或许由于过去一年经济运行环境发生了较大程度的变化,相比去年,今年大众富裕阶层的乐观情绪明显降低。但整体氛围依旧相对轻松,乐观情绪仍稍占上风。

l 本次调查中显示有约40%的受访者相信2014年股市将整体上行,相比去年下降了5个百分点。这或许是受到了股市长期委靡的影响,投资者们开始渐渐对其失去信心。

l另外,向来被看好的房地产市场中也出现了更多不一样声音,认为房价将会下跌的比例比去年增加了12个百分点达到了28.5%。当然更多的大众富裕阶层对房价上涨持乐观情绪(占比达35.6%)。

l 然而对于贵金属市场,投资者的态度相较去年截然相反,持悲观态度的受访者占了多数,他们认为下一年贵金属价格将走下坡路,这与过去一年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发生巨大变化有很大关系。

1

第六章:中国大众富裕阶层的理财需求

收入预期

     关于未来的收入预期,有53.8%的受访者认为会“稳定”,7.1%的受访者觉得会“非常稳定”。相对于去年的调查,这两个值分别下降了3.8和5.4个百分点。社会进一步的经济改革会放大市场的作用,使得人们的收入水平更加贴合企业内外部环境变化,因此才会出现预期收入稳定性上的下降。

1

财务自由   

       对于社会大众来说,不用因为生活开销而努力为钱工作无疑是向往的,这种状态即是“财务自由”。在追求这一目标的过程中,不但需要资产的积累,还需要对自身财富进行管理。

       在关于“拥有多少净资产才能获得财务自由”的问题上,有32.9%的受访者表示“300万元以下”即可以获得自身的财务自由,而在去年的调查中,最多人的选择是要拥有“600-3000万元”才能实现财务自由,比例达到了57.6%。这种变化显示出越来越多的人更切合实际地去设定财务目标。

1

我们发现:

l受访者随着年龄的变化,在这一问题上的倾向性是发生着显著变化的:年龄在30岁以下的人群中,选择“300万以下”的受访者最多(占比55.8%);然后在30-39岁这一年龄段中,选择“300-600万”的受访者最多(占比32.1%);当年龄段来到40-49岁时,“600-3000万”受访者的第一选择(占比35.3%)。

l不过在此之后趋势便发生转折,在50-59岁的受访者中,“300-600万”成为第一选择(占比32.3%),而当年龄来到“60岁及以上”时,“300万以下”又重新成为首选(占比35.1%)。

l可以看到不同年龄段中的最大群体关于财务自由的认知程度可以连成了一条抛物线,这其实与现实生活中一个人的发展轨迹是高度吻合的:随着年龄的增长,都需要承担更多的家庭责任,为父母和子女营造更好的环境。而在50岁之后由于财富已经有所积累,且子女渐渐长大自立,因此对于财务自由的要求逐渐降低,逐渐还原到从自身角度出发来看待这一问题。

 不同年龄段的财务自由标准

1

       在自认为尚没有实现财务自由的70.0%的受访者中,有36.3%认为要经过6~10年才能实现财务自由。虽然看上去有些遥远,但和去年的结果相比这已经有所提前了,去年调查时有高达56.1%的受访者认为要花10年以上才能实现自己心中的财务自由。这与受访大众富裕阶层的财务自由标准下降有着直接的关系,同时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受访者对未来有着更加乐观的心态。

       大众富裕阶层越来越多地选择通过投资和创业作为实现财务自由的主要途径,储蓄已经越来越远离了人们的第一选择。

       在“是否尝试过创业”这个问题上,有32.7%的受访者表示“想创业,还未正式开始”,其次是“至今未有创业打算”的29.3%以及“已经创业,且创业成功”的21.6%。当按照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来看时,我们发现个人可投资资产在60-300万元间的受访者中有36.6%的人选择了“至今未有创业打算”,而巧合的是,个人可投资资产在300-600万元间的受访者则有36.6%选择的是“已经创业,且创业成功”。这不但反映出后者有着更为有效的行动力和明确的创富目标,还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创业对于个人财富的积累是起到了强大的推动作用的。

       我们再将受访者按照地区进行划分,能够看到在对待创业的问题上,京津地区有41.3%和39.1%的受访者选择了“想创业,还未正式开始”和“至今未有创业打算”这两个选项,这样的数字在所有区域里都是最高的,这也表现出不同地域在城市定位和经商氛围上是存在着很大不同。

       调查显示,在曾经创业或打算创业的方向上,“贸易”以32.3%的占比排在第一位。其中男性受访者和女性受访者选择“贸易”的比例分别达到了31.7%和33.3%,贸易流通等门槛较低,是创业的第一选择。

 123

4

5

第七章:理财机构的机会 

收益情况及满意度

       相比去年的调查结果,89.9%的受访者表示在投资收益方面获得正收益,仅有10.1%的人表示未获得正收益。调查数据显示代表地区的投资成绩不俗,京津地区稍高出其他地区。同时,关于投资的满意度问题,76.5%的受访者对投资表示满意,23.5%的受访者表示不满意。

1

 资产管理手段

      对于资产的打理,调查数据显示,虽然近两年的首选均是自己或家人独立打理,但该比例从去年的69.7%下降至60.6%,下降约9个百分点,说明更多的人逐渐选择专业的投资理财机构代为打理,这是理财市场一种积极的信号。

      其次, 个人可投资资产在60-300万的受访者中,57.3%选择“自己或家人独立打理”,42.7%选择“委托理财机构代为打理”;而个人可投资资产在300-600万的受访者中,62.1%选择“自己或家人独立打理”,37.9%选择“委托理财机构代为打理”。我们可以看出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在60-300万的大众富裕阶层更倾向选择投资理财机构的专业服务。

 Z1Z2

       根据本次的调研数据统计可以清晰地看到,随着年龄的增长,选择投资理财机构来打理资产的大众富裕阶层呈阶梯状增长。随着年龄的增长及投资经验的增加,他们对理财机构的信任也在逐渐增加。

       调查显示,大众富裕阶层管理和运用资产时采纳建议的来源上,选择“自己独立决定”和“专业机构(银行、券商、保险公司、财富管理机构等)”的比例不分伯仲。专业机构的理性建议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超越了家人、亲戚、朋友、工作生意伙伴等的建议。

 Z3Z4

 理财机构选择

       本次的大众富裕阶层调查数据显示,85.5%的受访者表示需要理财机构的服务,较去年有小幅度增长。同时,受访者中有67.5%的人在使用理财服务,仍有32.5%受访者未使用。对于理财机构来说,仍然有市场潜力可挖。

       此次调查数据显示财富管理机构越来越被大众富裕阶层所熟知、选择:

l 与去年相同,银行私人银行类服务独占鳌头。

l 大众富裕阶层对财富管理机构的了解程度有有很大增长。调查数据显示,对财富管理机构表示了解的受访人群比例由去年的26.6%上升至现在的45.5%,财富管理机构的地位显著提升。

1

      调查显示,在理财机构的了解渠道上,大众富裕阶层主要是通过亲戚、朋友的推荐,其次是理财机构客户经理的拜访、讲座或活动,而媒体等宣传作用相对较弱。这提示理财机构在推广时应采用有针对性策略。

      调查显示,大众富裕阶层对于理财机构的选择,主要考量的是机构的名气、产品品种及收益、机构服务水平、理财顾问的专业水平等因素。

      调查显示,合理的理财规划、风险控制、丰富的产品信息是大众富裕阶层认为理财机构提供的最大价值所在。

2

3

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