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股常看的三大指标

有读者问我:最近股市牛气哄哄,周围的同事们个个摩拳擦掌,搞得她也想入场感受感受。问我有没有简单的方法可以帮助选股。

选股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受太多因素影响, 也需要选择买卖时机。所以,我一般都不推荐小白直接买个股。但是,既然人家问了,我便分享一下我自己选股时常看的三大指标吧。

1. 市盈率

市盈率(P/E),是最常见的参考比率。讲的是如果你用现在的价格购买股票,你预计要多少年才能回本。在股票信息栏里,很容易找到这个数字。计算方法是当下的股票价格除以每股收益的比率,或以公司市值除以年度股东应占盈利。

既然是问“多少年可以回本”,自然是越短越好。所以,市盈率越高,回本时间越长,风险越高。市盈率越低,风险越低。

通常,快速增长的公司,市盈率会比较高。因为大家预期它未来的赢利会增长很快。但是,运营很差的公司,也有可能市盈率较高。因为分母(每股盈利)很小。而分子是迟早要跌下来的。

我们一般会把【某只股票的市盈率】与【整体市场】、【其他同类公司】或者【该股票的历史市盈率】进行比较。理论上来说,同一市场的同类公司,市盈率应该相近。如果偏高,就是相对来说贵了;如果偏低,就是相对来说便宜了。这样就有一个大致的股价孰高孰低的概念。

我们一定要记得“好企业不一定是好股票”。因为这个好企业的股票可能太贵了。

只是有了这个概念,短期内也没有什么大用。因为我们很难知道“高估的股票,什么时候会回调”,“低估的股票,什么时候会复起”。但是,至少,买得便宜的话,安全边际就高一些,风险也就低一些。

我们平常听到的【价值投资】流派,就很关注市盈率,会专门买入那些市盈率在短期比较低的公司,期待公司市盈率回到长期平均水平,从而在中长期中获得高于大市的超额回报。类似的投资逻辑还有:投资市净率较低的股票、或红利率较高的股票、市值相对于销售额较低的股票、比较不被人看好的股票等等。这些策略,都属于中长期的策略。

2. 贝塔系数

贝塔系数(Beta coefficient),讲的是一只股票跟随大市波动的相关程度。如果股价的波动跟大市波动一致,那么该股票的贝塔系数是1。如果股票变化2%,大市变化1%,那么该股票的贝塔系数就是2。

一般高科技类或者中小型的公司,风险较高,收益也可能较高,贝塔系数就会比较高。那些比较保守稳定的公用事业股,贝塔系数可能就小于1。

如果贝塔系数是负值,则表示这只股票的方向与大市的变化方向相反;大盘涨的时候它跌,大盘跌的时候它涨。但这种情况比较少见。

与关注市盈率的中长期策略不同,贝塔系数的应用场景通常在短期的波段操作中。当我们嗅到牛市的味道时,就可以选择贝塔系数高一些的股票,以期获得更高的收益,成倍放大市场的收益率。相反,当熊市到来或大盘在持续下跌时,就应该选择购买贝塔系数低一些的股票,以降低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同一支股票在不同时间计算出来的贝塔系数可能差别很大。

3. 股本收益率

股本收益率(ROE),也叫“股东权益回报率”,是巴菲特最看重的财务数据之一,讲的是投入同样的钱,能赚回多少钱股票收益率越高,也就意味着资金的使用效率越高,自然,公司经营得也就越好。

计算方式是把公司一年的净收益除以公司的股本总额。巴菲特说:“我选择的公司都是ROE超过20%的企业。”

为什么同类公司,ROE会有天差地别?比如中国移动的ROE约为9.66%,而联通才3.54%。这背后就暗含着战略管理、经营效率、商誉价值等等很多很难记录在财务报表上的东西。

需要注意的是,公司负债不直接反映在这个比率里。所以,公司也可以通过加大负债比率,来提高ROE。

如果你想去股市试水,又不知道从何入手,不妨选择几家你熟悉的公司,然后从这三个比率去思考思考。

这些财务指标,让公司的股票跟其他公司有了可比性。但是,我们在使用的过程中,需要意识到它们的缺陷。比如,这些财务数据都源自于历史数据,未来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而且这些财务数据都来自报表,是否真实准确?就算都真实准确,不同国家的会计准则不同,也会造成不同的结果。

所以,在挑选企业的过程中,除了这些比率以外,我还喜欢选择一些业务简单、变量少的公司。因为业务越复杂,就越容易在财务数据上做手脚。而且业务简单,未来也比较容易预测。比如巴菲特钟爱的口香糖生意、可口可乐等,就属于简单易懂,且具有稳定特质的公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