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黄牛党和发国难财的资本家们

1.

上一周粤港澳地区最热闹的话题,莫过于据称史上最强的台风“山竹”了。

从上周四(9月13日)开始,香港菜市场的肉类、蔬果、干粮类的食材纷纷开始涨价。

周六(9月15日),婆婆逛完街回来,说平时12元/斤的青菜涨到了20元/斤,38元/斤的猪肉涨到了48元/斤,13元三条玉米如今是15元两条。还有很多已经断货买不到了。

香港每个夏天都会来几场台风,这种台风前的扫货和价格疯涨已经是常态,大家都见怪不怪了。你嫌贵就少买一点或者不买,你不在乎就多买一点,并没有引起太多不满。

图/香港天文台

在大洋彼岸,美国也深受飓风之苦,川普政府更因此民望大跌。

最近在读《薛兆丰经济学讲义》,里面讲了一个关于飓风的真实故事。

几年前,美国的“卡特里娜”飓风造成了密西西比河周边大规模的停电。

有人买了19台发电机,租了辆大卡车,跨越千里前往灾区。当地很多居民迫切需要发电机。这人到了灾区后,打算用双倍价格出售他的19台发电机。结果警察把他抓走了,说他违反了反价格欺诈条例,同时没收了19台发电机。四天后,这人被放出来,19台发电机还被扣押在政府仓库里。

当地的记者问:到底是想要发国难财的人帮助了居民,还是把发电机扣押在政府仓库里的警察帮助了居民?是谁对居民造成了伤害?

记者采访了当地居民,居民说:“我们要的是发电机,我们要电,我们要食物”。

这位记者又跑到街头采访:“发国难财对不对?”所有人都回到他:“发国难财肯定不对啊。都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

图/Pixabay

2.

类似的情况,也常常发生在我们身边。

比如黄牛党。

平日里,我们大多都对黄牛党表示鄙视、愤慨,希望政府能够立刻取缔黄牛党。但是,到了春运时节,为了买回家的票,或者买心爱明星的演唱会票,当我们没办法从正常途径买到票时,也愿意花更高的价从黄牛党那里买票。

我们愿意买,说明这个黄牛价依旧小于等于那张票在我们心中的价值。虽然我们嫌贵,但黄牛依旧满足了我们的需求,让我们的幸福感提升了。

我们只需要多花点自己能够承受的金额,就可以不用太早去排队,不会有买不到票的担心。不愿意承担这么高金额的民众,就只能用脚投票,去寻找其他替代方案,或者错峰出行,或者在买碟片观看明星演唱会视频。

人们常常批判低买高卖的中间商,说他们故意压低收购价、推高出售价。

大家会说,中间商在中间赚了很多钱,如果我们直接找到供应源头,买东西就会便宜很多。

道理是不错,但不太可行。试想一下,你如果要去菜地买菜、去饲养场卖肉,找制衣厂去挑衣服。的确,我们买到的物品价格会低很多。但是你付出的交通、时间成本将高得无法想象。

明码标价的价格是成本,时间、精力和运输也是成本。

我妈妈常埋怨我就在小区的超市里买东西,而不去远一点的大市场。但是,对我来说,时间成本远远高于这之间的差价。

中间商提供了服务,把大家的一应所需汇总在了更方便你取用的地方。

如果没有足够的利润,中间商们不再愿意提供服务,减少了供应,反而会推高物价。

图/Pixabay

3.

资源是稀缺的。好的东西总是供不应求。当价格被限制了,不能及时根据供求关系调整,人们必须用其他方式竞争,来迂回获得想要的东西。

比如排队。

去医院看病,因为医疗资源稀缺,我们必须提前很早去排队。结果那么多人去排队,中间浪费的时间,对社会无法创造任何收益。

比如抽签。

车牌或一手房限制,买者众,供不应求,于是我们采取摇号或抽签。结果本来还不急需买车或买房的人,提前加入试运气。参与抽签者就会越来越多,资源就会落到本来不是那么急需的人手里,真正需要的人反而会觉得越来越难以得到。

比如隐形交易。

没有网约车的时候,出租车牌照受管制,营运价格受限制,无法鼓励更多的人提供出行服务。于是黑车出现了,价格也更高,安全隐患更大。

明星限薪,结果他们以工作室名义、以股份名义收取另外一部分薪水,变得更难追查。

图/Pixabay

4.

问题的根本不是黄牛党的存在,不是乘机发国难财的资本家们的存在,而是价格被限制了,没有足够的力度去调节供应和需求。靠行政管制价格或配额,只是头痛治头、脚痛医脚,结果终会事与愿违。只不过是从这种竞争方式,转向了另外一种竞争方式而已。

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提高供应。如何提高?是提高这种商品,还是那种商品?要供应多少才够?自上而下的行政指令总无法第一时间获得市场的需求信息。盲目指挥,只会造成更大的资源浪费。

唯一可行的就是依靠价格对供求的自行调节。当价格高了,供应商利润提升,吸引更多人从事相关行业。随着供应的增多,供不应求的状态得到缓解,价格下降,供应商转去更赚钱的行业,价格有会逐渐提升。

而政府要做的是制订鼓励自由竞争和创富的规则。

如果中间商不能赚更多的钱,我们如何能让人冒着亏损的风险,去买入19台发电机,跨越千里送到有需要的人手里?

如果中间商不能赚更多的钱,我们如何能让商铺在台风快来的时候,采购更多的蔬果肉类,以供给因天灾带来的临时物资短缺?

如果努力,不能赚到更多钱,为什么还要努力呢?

如果有钱人,不能比穷人享受更多的待遇和特权,人们为什么要努力去做有钱人呢?

只有能让每个人都有积极性去创造财富的规则,才是真正公正的规则。使用这种规则的团体才会越来越好。

亚当斯密有句名言:“我们的晚餐,并不是来自于屠夫、酿酒师或面包师的恩惠,而是出自他们自利的打算。我们不要说那些想要唤醒他们奉献的话,而应该讲一些唤醒他们利己的话。我们不应说我们有这些需要,而应该说做这些对他们自己有利。”

在这个大世界里,讲爱心是不够的,只有商品交易才能让陌生人团结起来,进行最高效的资源调配,我们才能更公平地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