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玛评论】红颜薄命,却要为经济衰退背黑锅

从前有一位歌女,嫁给了一个男子。后来,这个男子当上了国家元首,她也成了第一夫人。她时尚端庄、美貌得体、神采飞扬,她关心慈善,维护底层人民和女性的权益。因此,备受外国媒体称赞,受广大臣民爱戴。

说到这里,你心中一定有个光辉形象就要呼之欲出了吧。

不过,今天,我讲的是在遥远的国土上的另外一位。

为什么我一个财经作者要写一位异域女子的故事呢?

这些天,百老汇著名音乐剧《贝隆夫人》正在香港公演。恰巧,阿根廷比索遭遇断崖式下跌,通货膨胀惊人,让阿根廷再次成为金融界的关注焦点。而贝隆夫人又一次被人推出来作为历史的罪人。

红颜薄命,33岁便香消玉殒。死后尸体还被鞭刑、被人在多个国家搬来搬去,难以入土安眠。国家经济不好了,还会时不时被人拿出来骂上几句红颜祸水。

看来,古今中外都一样。夏朝亡于妹喜,商朝亡于妲己,周朝有褒姒,吴国有西施,唐朝是杨玉环,明朝是陈圆圆……但凡女子,能走到男权社会的顶端,总会有各种羡慕嫉妒恨的谗言所环绕,然而,事实究竟如何,却也只能透过这些言论和记录,初窥一二

既然是红颜,必然美艳无双。让我们先看看她长什么样:

图/百度百科

果然温婉美丽,端庄高贵吧?!

她是阿根廷的贝隆夫人。全名:伊娃·贝隆(María Eva Duarte de Perón)。明年5月7日,就将是她诞辰100周年了。

提起阿根廷,第一反应就是阿根廷球队,有马拉多纳、有梅西;或许会想起常常被文青穿在身上的革命家切-格瓦拉;或许也会联想到阿根廷探戈,节奏如战鼓一般短暂激烈,舞者神情冷然幽怨,步伐坚定沉稳,让你忍不住注目其中。

然而,说起贝隆夫人,所知者寥寥。仅有的一些,也不过是从歌剧和电影《贝隆夫人》中,听过她的故事。

在破产边缘的阿根廷

美元走强,引发资本加速撤离新兴市场。国内经济严重依赖外国资本,平日里就““持续性小贬,间歇性大贬””的阿根廷比索,首当其冲。

今年以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下跌超过40%。阿根廷央行在一周内加息三次,把利率提高至40%,并动用50亿美元外储干预汇市,却仍未能阻止阿根廷比索的跌势。民众恐慌,继续抛售比索,国内通胀也持续走高。

阿根廷的通货膨胀已连续11年超过两位数。IMF统计显示,阿根廷已成为世界上十个通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咨询机构和银行也将阿根廷2018年的通胀预期上调至27.1%。去年,中国官方公布的通胀率才7.5%。

什么概念?

阿根廷前央行行长Federico Sturzenegger去年年中曾说:“如果人们1981年在银行以定期方式存100比索,时至今日,仅值1.5分而已。”

屋漏偏逢连夜雨,阿根廷今年还遭遇了几十年来最严重干旱天气。国家经济支柱农业收成惨淡,使得阿根廷更难减少财政赤字。

据有些文章说,阿根廷之所以陷入这样的经济困境,源自于一个女人——贝隆夫人。

曾经也是土豪

人大经济论坛公众号的一篇文章曾说:“如果说领土、资源和人口数量就是经济发展的牌的话,阿根廷就属于那种拿到2个王4个二的人。”

领土:阿根廷国土面积近300万平方公里,世界上排名第8,前面几位先后是俄罗斯、加拿大、中国、美国、巴西、澳大利亚和印度,全都是响当当的大国。

资源:阿根廷气候温和,土地肥沃,拥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煤炭和铁、银等多种矿产资源,人均可耕种土地面积接近美国的2倍。海产品、森林和淡水等其他自然资源也非常丰富。

人口:一战前,阿根廷吸引了大批欧洲移民,因此文化和信仰上与西欧同根同源,是世界上最早有世俗的免费义务教育的国家之一。1910年左右,阿根廷人的识字率高达65%,比大多数拉美国家早了五十几年。

在此“2个王4个二”的好牌下,1900年,阿根廷GDP世界第9;1910年,人均GDP仅次于美国和英国,超过了法国,更加比意大利要高上1/3,也是当时世界上生活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被称为“南美巴黎”。当时的美国电影中,有钱的外国人几乎都是阿根廷人。

形势一片大好。一战时期,阿根廷保持中立,和平繁荣的环境又一次吸引了大批欧洲贵族移民。

1912年,阿根廷实施男性无记名投票选举总统,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民主形式。

这就是当年的阿根廷。

红色部分为阿根廷。图/维基百科

军人和文人交替上台执政

索罗斯曾说:“凡事总有盛极而衰的时候,大好之后便是大坏。”

阿根廷也是如此。广袤的土地、丰富的资源、高素质的人口,让本国经济兴盛繁荣。但那是19世纪末,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熊熊烈火还没有席卷南美。因此,阿根廷依旧以农业为主。来自欧洲的贵族移民们拥有丰厚的资本,垄断了国家大部分土地,使得阿根廷贫富差距急速加大,民怨四起。

政府虽然鼓励发展工业,但拥有资本的农奴主已经因为垄断获利极其丰厚,并不愿意尝试陌生、有竞争的新产业,工业化进程极其缓慢。

1930年,军队大佬发动政变,开启了军人和文人交替上台执政的混乱局面。

贝隆夫人就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出场了。

阿根廷玫瑰

贝隆夫人,本名艾薇塔,是个穷苦人家的私生女。生活在小镇上,跟妈妈长大,被人嘲笑是“野种”。15岁时,被来小镇演出的歌手引诱,离开家乡,去了繁华的首都。不幸,重蹈母亲的覆辙,很快被负心汉抛弃。

年轻貌美的艾薇塔,开始出入声色场所,以唱歌陪舞为生。逐渐成为知名的交际花,更主持广播电台节目。

1943年,阿根廷爆发军事政变,贝隆上校成为政治新星。在一次为地震捐款的演讲中,贝隆怒斥阿根廷贫富悬殊的现状,希望进行民主改革,使穷人也过上安稳舒适的生活。贝隆的演讲打动了贫苦出生的艾薇塔。她主动上前与贝隆结识,并从此成为他政治生涯中的左臂右膀。

她陪着贝隆全国各地巡回演讲,宣传执政理念。女性更加温情亲切,在政治宣传中有天生的优势,加上她同样出生底层,比贝隆本人更容易被民众接受。

1946年,贝隆当选为总统,艾薇塔成为第一夫人,出任劳工部部长。当年,她仅为27岁。

图片来自网络

贝隆政府要求“经济独立”,高筑贸易壁垒。为抵制“国外资本剥削”,把大量外企国有化。那些富有阶层不屑于她的出生和批评她交际花的过往,更憎恨她在政策上的敌对。很多资金,因此离开了阿根廷。

对穷苦阶层,贝隆政府大派福利,提高最低工资,强化工会特权。艾薇塔频频走访福利院和贫民区,为穷人修住房、建学校、医院、养老院等,大幅派发超过财政的福利。艾薇塔更为所有阿根廷女性争取到了投票权,这是女权运动的巨大胜利。

阿根廷脱离了长期以来的自由经济,国进民退,突击式的成立了大量国有企业,垄断了重要行业,让国家短时间实现了“工业化”。但是国有企业的通病是缺乏效率、资源错配,导致失业率上升,财政赤字更是长期居于高位。

打着一切以穷人为福祉的左派思想,实际上就是民粹主义,对自由市场经济造成了极大的破坏。逐步壮大的军队和工会势力,给阿根廷政局反复埋下了地雷。

这也是贝隆夫人被人诟病的原因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贝隆夫人在外交上有出色的表现。如文章一开始所说,她时尚端庄、美貌得体、神采飞扬。欧洲媒体把她称之为“阿根廷玫瑰”、“苦难中的钻石”。

可惜,很快,她便因子宫癌去世。享年33岁。尽管人生短暂,却在世界近现代史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后世为纪念艾薇塔的音乐剧中,最出名的那首《阿根廷,别为我哭泣》里唱:

“ 阿根廷,别为我哭泣。

说句心底话,我从未离开大家。

即使当年任性堕落,我仍遵守承诺。

请勿拒我于千里之外!

名与利,我从不希冀。

世人以为我热衷名与利。

名利,却如梦幻泡影,难把问题解决。

解决之道,早在这里为你铺好。

我爱你们,亦希望得到回报。”

贝隆政府执政时间虽短,中间还被推翻一次,但他们的福利主义思想却影响至今。很长一段时间内,阿根廷政局混乱,一个政府执政没多久,就被另一个政府推翻。各届政府都以福利来收买人心,致使财政赤字居高不下,阿根廷的辉煌不再。

但是,历史有其必然性。极度的贫富分化,必然会引起民粹主义高涨。不是贝隆和艾薇塔,也会是其他人。就如希特勒、川普、意大利民粹政党上台,根源都是如此。与其说,贝隆政府改变了阿根廷,不如说,阿根廷的民众选择了贝隆政府来对贫富分化现状做出改变。个人,在历史的大潮流中,能起得作用并不太多。

以贝隆夫人为头像的比索
上一篇:
下一篇: